江涸

懒癌入骨

记一个真实的梗

朋友聚会打游戏。一个玩辅助一个玩射手,射手的人头都让辅助给拿了。两人当场对骂,回去给对方打电话接着骂,见一次吵一次,甚至有专门约出来互怼过。
对骂了半年,这两个人在一起了……

学院风三十题(11-20)

【11】​帮老师搬试卷
   孙翔是个瘦高个,看着却一点也不单薄,阳光硬朗,自然成了班级搬运物件的主力。
    但也别一次全塞过来吧?
    孙翔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靠着过道侧墙屈膝抵着手中全班整一学期所有英语卷向上顶了顶。
    手上重量骤然轻。
    “走吧。”分走那大半叠卷子的江波涛说。

【12】受伤被送入医务室
    骤然腾空被孙翔抱在怀里,江波涛咬着牙,疼得发白脸上有了几分血色,也不知是恼的还是气的。
    事后面对八卦心爆棚的同学,江波涛如是表达了,对于自己被孙翔以公主抱的姿势送进医务室的感想:“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

【13】雨天其中一方忘了带伞
    大雨一浇,才回暖的天气又冻得孙翔直打喷嚏。下课铃打了多时,雨水一点没小,反而有愈来愈大的趋势。
    “梅雨季节了,这几天都要记得带伞啊。”温热的手搭上他肩膀轻拍两下,果然是江波涛凑上来,“正好顺路,一起走吧。”
    江波涛的伞不大,撑进雨中两个人得贴着走。孙翔揽着江波涛的肩后知后觉——江波涛不是住学校宿舍吗,顺哪门子的路啊?

【14】借笔记
    “波涛,喝奶茶吗?”
    江波涛被孙翔的语气狠狠恶心了一把,捏着人两边脸颊向外拉扯,嘴里放缓了语调恶心回去,“翔儿,你又没做笔记吗?”

【15】一起写作业
    调整了座椅方向同孙翔共一张桌刷题的江波涛压着嗓子给他讲方程。
    “喔,懂了。”不等江波涛讲例题,孙翔已经提笔写了答案,特意倒着数字落笔正向江波涛,一脸得意,“很简单啊。”

【16】临考前合宿
    很多年后,孙翔回忆起和江波涛头一次孤男寡男共处一室的时候,居然只刷了一晚上的题。

【17】暑假回校游泳
    江波涛从不下水,在孙翔再三拉扯下才在游泳池里慢慢往深水区走——对,他不会游泳,名字很多水也不会。

【18】运动会
    江波涛不单薄,但也没什么明显的块状肌肉线条,爆发力不足耐力却很好,参加的一贯是长跑。
毕业后江波涛经过母校,回忆起的全是绕内圈操场陪着跑,为他喊了一路“加油”的孙翔。

【19】学园祭
    “你是怎么把这些东西卖出去的?”江波涛才离开一会儿,他们的二手交易展位上那些没什么用处的小物件已经卖出去大半。
    “我怎么知道,有人买不就行了。”孙翔头也不抬地划拉着消消乐,半垂着眼满脸认真的神色。
   江波涛愣了愣,回神他觉得自己隐隐找到了关键,不由勾着点嘴角揶揄, “女孩子们买走的吧?”这个看脸的世界真残酷。

【20】见学旅行(日间)
    一路颠簸,孙翔觉得胃里又是一阵翻腾,就着江波涛的手喝了两口水,身形一歪又靠回对方肩头直哼哼,到了地方仍是挂在江波涛身上,被黄少天笑称是连体巨婴也没力气回嘴。

吃着粮突然想起忘了更…罪过罪过

学院风三十题(1-10)

【1】春季入学式
   千篇一律的开学演讲,在校长毫无起伏的语调下,江波涛也不免犯困。
    身后的椅背徒然传来加重感,江波涛扭头只瞧见一个金灿灿的后脑勺。
    这个不穿校服的人眼生的很,江波涛想。

【2】第一次打招呼
    “哈喽。”江波涛指尖夹着课表,在转校生眼前晃了晃,“这个你记得抄一下。”
    “哈?谢了。”
     一时有些不自在,喉头上下滑动两下,名字还龙飞凤舞地挂在黑板上的转校生又做了次自我介绍,“我叫孙翔。”

【3】成为并排邻桌
    比孙翔矮一个头的江波涛从没和孙翔坐过同一排。

【4】成为前后邻桌
    江波涛已经习惯了。当课上孙翔又一次戳上他的脊背时,江波涛埋头写着笔记,头也不回地开口,“一百四十六页。”

【5】上课打盹
   数学老师的准头不大好,丢向孙翔的粉笔头总降落在江波涛的脸上。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江波涛不得不随时监视一下自己的后桌是在老实听课还是在打盹。

【6】传纸条
    孙翔溜进自习时段的教室,江波涛的眼神始终粘在他身上,古怪而意味不明。
    才落座,一张纸条就被推到了面前。江波涛朝他笑了笑,迅速侧回身。
    “你前门没关。”

【7】一起吃饭
    孙翔翘脚抵着桌沿,身下的椅子倾斜成一个看起来看起来随时就要栽倒的角度。
    江波涛叼着个甜甜圈翻书,孙翔捏了捏手里的火腿三明治,难以想象江波涛居然拿甜口面包当主食。

【8】一起打扫卫生
    孙翔轻松擦拭过黑板最上方,举着板擦得意洋洋地扭头去瞧江波涛,而后者正在埋头处理他和周泽楷的书桌里散落出的告白信。

【9】一起放学
    “那边有一块钱。”江波涛用下巴指了指草地一角。
    江波涛眼尖,又总喜欢低头瞧着脚下的路面,没少找见什么粗心大意的同学掉下的硬币,江波涛一惯懒得弯下腰去捡,零钱往往是进了同行朋友的兜里,或者被孙翔换成两截棒冰。

【10】体育课
    一千米体测。
    孙翔卯着劲和周泽楷较量,没想到最后会被一开始慢悠悠跑在队末的江波涛超前,碰上孙翔满是难以置信的眼神,江波涛弯着眉眼冲他笑笑,孙翔觉得这人像极了某档动物节里晃着毛茸大尾巴的狡黠狐狸。

忘了谁点了校园pa破镜重圆[捂脸],准备动笔,我先写个三十题找找感觉……

日常小甜饼

    透过窗帘缝投射在床边的阳光有些刺眼,孙翔皱了皱眉,睡眼惺忪地摸索床头柜上的手机。
    冰凉的屏幕一进被窝就蒙了层水雾,触屏有些不灵光,但不妨碍他一眼瞧见大堆微博消息里地掺着的未接来电提醒——江波涛,来电时间在一个小时前。
    孙翔顿时清醒了几分,回拨铃声响了一阵才被接起来,电话那头有些嘈杂,“孙翔小朋友,你睡到现在才起啊?”
    “嗯。”孙翔应了句,带着睡意未消的浓浓鼻音,甚至懒得去反驳交往后江波涛越来越奇怪的称呼方式。
    “之前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吃串,看你还睡着,我们就先去了。”江波涛的语气轻快,显然是心情很好。
    那头夹杂的嘈杂声更大了些,孙翔听到吴启魔性的笑声,以及杜明的“深情告白”——“不要胡说,我心里只有副队!”
    你再说一遍?心里是谁?
    想同杜明同志交流交流,好好宣誓一番主权的念头最后还是败给了席卷而来的睡意。反正现在江波涛和他们也玩的挺开心,他想。
    “给你打包了,快下来茶水间。”
    “吵死了……”孙翔咕哝一声,翻身卷回温暖的被窝里,“你拿上来给我……就是了……”
     江波涛一挑眉毛,听着均匀呼吸声挂断了通话。

    孙翔是被饿醒的,回笼觉睡得他头疼。
    食堂饭点是错过了,孙翔抓起外套,五指穿插进发间随意向后理了理。困到神志不清,到底还记得江波涛提到外卖,直接下了层楼往茶水间去。
    这会儿只有江波涛一个人猫在沙发上,孙翔从沙发后绕过去,俯身圈着人脖颈抽走他的手机,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一口。
    “饿了?”江波涛仰了点头瞧他,侧过身抬手,屈指捏捏孙翔的脸颊。
    孙翔收紧几分手臂,觉得有个善解人意的男朋友简直不要太棒。
    江波涛却是弯起眉眼,不紧不慢道,“那你回床上躺着吧,我给你端上去。”
    “……”他决定收回前言。

#回忆不起这个梗的出处了,侵删#

   

文笔是靠练出来的。
被网文更新折腾得有点累。写作的天堑一道接一道,因为合同强撑着更新下去,交流区那些口头宣城文“手交流”、“谈写作”的人,到头来只是想要听客套,听夸奖,虚荣可笑又可悲。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华美空洞的东西成了主流呢?我写同人是无脑流派,写甜饼就是为了能让人看懂、看明白我想分享的是什么。
“你也只是个小透明,你凭什么?”凭爱行不行?
好吧,意识混乱写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酝酿一个星际机甲背景下的翔江有一段时间了,翔江的长篇无厘头恋爱小甜饼大纲正放着落灰。答应朋友的喻江预备动笔。

​【百日孙翔 day.53】 奇怪的十题

cp江波涛孙翔,交往中恋人设定

1间接性接吻
    茶水间的冰箱里几乎是空的,剩着几块轮回食堂中秋发放的月饼。孙翔看了一眼,清一色遭嫌弃的草莓味,巧克力棒全数失踪。
    “这么大包,你全吃了会胖的。”江波涛手上是空空如也的包装袋,叼着一根巧克力棒掏进大半个身,声音含糊不清。
    “我还一根都没吃!你……你……江波涛!”憋了半天依然词穷的孙翔恨恨扑上去,咬住对方嘴里的巧克力棒断下大半根迅速咽了下去。
    “这算间接接吻了吗?”江波涛笑。
    “滚!”

2恋人的收集癖
    “这是什么?”孙翔看着一抽屉色彩斑斓的方形塑料小包从中捡起一个,一脸窘迫地反应过来手里是什么东西,面上的涨红几乎要蔓延到脖子根。
    待看清上面的小字,孙翔抬头看江波涛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变态。
    风油精味。
   江波涛倒是一脸坦然, “那个呀,我只是买来收集的,还是说你想试试?”

3交换肢体
    “吃我的吧,你这个烤焦了。”江波涛强硬地换下孙翔手里卖相磕掺的全翅,四下环视一圈,锁定目标,“启子。” 
   正在给自己的全翅刷酱料的吴启一脸警惕, “这种残缺肢体很多没什么好抢的!”
    “放心,我对翔翔的肢体一心一意。”江波涛面不改色,“把酱料递给我一下。”
    正在嚼鸡翅的孙翔和杜明对于他俩的形容词有点倒胃口。

4永远都不会分开哦
    “翔翔,”江波涛一脸的认真严肃,“我们永远都不可能分开了。”
    “哈?”孙翔在单身队友满是谴责的眼神中一头雾水。
    “咳,贴照片的胶水太多不小心把两张资料表黏住了,麻烦你再填一次。”
    “……”

5垃圾堆中的热恋
    闲暇时的双人组队pk,地图——赛尔克城大仓库。
    没入垃圾堆中的一叶之秋看到柔道队友的血量瞬间清零, 视角里最后的画面是丝血残存的魔剑士一剑天链首尾相接的全圆波动。
    就差一点!孙翔泄愤似的按下按键, “继续!”
    “还选这个图哇?”同组的吕泊远叫苦,“总看着这个场景里垃圾堆,你有没有觉得气味都快具象化了? ”
    “我乐意。”孙翔抬眼就对上了江波涛笑吟吟的面孔。
    “原来你还有这种癖好啊?”
    “别胡说八道!”
    “没事我不嫌弃你,么么哒。”
    “么什么么?再来!”
    全然被透明的吕泊远和杜明内心一万句mmp化作两行清泪。

6我该如何命名
    “真可爱,叫习习吧。”江波涛对着一脸享受的古牧说。
    孙翔正在给它挠肚子,闻言一脸嫌弃,“你怎么不叫它波波。”
    “习习过来抱。”
    “波波,咬他吧。”
    ……
    正牌主人方明华忍无可忍,“cooper,回来!”

7追逐与猎杀的游戏
    “江波涛——”在厨房倒水的孙翔又一次抓狂,“你那一桶梭子蟹又全跑得一只不剩了!”
   江波涛表现的波澜不惊, “别找了随便抓吧,抓到一只蒸一只。”

8 恐惧的是你的离开
     “孙翔出去散步还没回来?”客场比赛结束,带着两份虾饺串房的于念一指桌上禁音模式下不断震动的手机,“方哥给他打电话了要不要帮忙接一下?”
    “散步?出去多久了?”电视剧看得哈欠连连的江波涛闻言一骨碌从床上上起身。
    “一个多钟头……吧?”
    江波涛一脸头疼地起来找外套,“翔翔他路痴,下次客场注意别让他一个人出门。”

9 请食用
    “能吃吗?反正……是随便做的。”
    “有点偏咸,还有就是油放太少了。”
    孙翔的技能点完全没有点到厨艺上,面对满脸不在意眼里却分明满是忐忑和小期待的孙翔,只有江波涛能微笑着咽下沾着蛋壳碎片令人望而生畏的诡异蛋炒饭,并给予委婉的评价。

10 果然你的身体最温暖了
    假期里孙翔一贯睡得比江波涛要早。
    即便在周末江波涛似乎也总有忙不完的事,那些基本不是孙翔擅长的领域,他有心帮忙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对此江波涛表示他只需要好好暖床,早早睡觉。
    气温降下来,迷迷糊糊间被一条凉得和冰棍子似的手臂横在腰上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感受。孙翔皱着眉咕哝一声,翻身带着江波涛卷进被子里。

震惊!他们竟然当着邻居的面做这种事……

    孙翔摸索着关掉手机闹铃从沙发上起身的时候,主卧的门还是紧闭的。他也没有心思去看那道门是不是还上着锁,草草洗漱了一番就出去晨跑。
    昨晚两人才吵了一架,孙翔窝着一肚子火径自抱了被褥出去睡沙发,江波涛也恼怒地锁上了门。
    春末的早晨还带着些许凉意,很清新的凉,吹得人也清醒许多。
    他加快几步绕过一对晨跑的小情侣前,孙翔只觉得烦闷。昨晚给一顿抢白完全回不上话,现在冷静下来昨晚一时没想到的反驳理由也一条条清晰的浮上了脑海——妈卖批的,昨晚明明自己才是占理的一方。
    边上的餐饮店早早便有人出来撑阳伞、摆桌椅,江波涛经常光顾的那家面包店也不例外。
    老实说,孙翔并不很喜欢待在那样散发着甜腻腻奶油香味的地方,但他还是鬼使神差的进去买了三四个甜甜圈。比起面对洒满糖霜的甜甜圈他更希望来一碗酸辣粉。然而这个饮食习惯早在还没退役时候就被江波涛给严厉禁止了,空腹吃辣伤胃。
    孙翔站在门口黑着脸第十一次按下门铃,他翻遍了全身的口袋,除了面包店找来的零钱,他什么也没带。
    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至于那么小肚鸡肠吗,门都不给开?孙翔窝火地一屁股坐在门边,也不打算去楼上的周泽楷家待会儿,越想越气,还有点委屈,扬手就想给江波涛带的早餐丢出去,肚子却很不适时宜地发出了饥饿的信号。
    他讪讪地收手,拆开纸袋的封口隔纸袋捏着一个甜甜圈开吃。
    江波涛拎着锅贴饺和酸辣粉走出电梯门的时候,就见到了那个张扬的大男孩一个人坐在家门口啃面包的身影。他莫名想起了老家那只老毛茸茸的小狼狗,趴在老宅门边等长辈回来的样子。
    孙翔在一看见江波涛的时候就飞快地咽下嘴里的甜甜圈一骨碌站了起来,突然的吞咽让他有些噎着了。他的目光飞快地扫过散发着诱人香气的早点,打包袋一看就知道是老店的招牌,店面本就离他们的住处不近,前不久搬迁去了校区离得更远了,开着车去也有段距离。
     孙翔心里咯噔一下,总被评价说单纯直白,不代表他没脑子。他拎着纸袋一只手插进兜里板过脸,憋着口气硬邦邦地开口,“开门。”
    江波涛抬高了还拎着锅贴的左手冲他示意,孙翔了然,抿着嘴去摸江波涛左边的上衣口袋,没想到江波涛顺势凑近,嘴唇贴在孙翔的锁骨上,温温的,干燥而柔软。
    “是我不好……我们不吵了,好吗?”江波涛说。
    那么点窝火和委屈顿时烟消云散,双臂自然就合紧合,下巴搁在江波涛的肩头上,“嗯,不吵。”

    周·勤于运动·正巧走楼梯下去倒垃圾·单身男神·泽楷:……狗男男,辣眼睛。
   

爬墙

#这一定是我写过最ooc的一篇了#
    孙翔手上一松,熟练而轻巧落地,左右环视一圈,就去招呼周泽楷。
    周泽楷踩着铁艺护栏上几个镂空点,借力攀上屈膝跳下,风衣长摆飘扬在身后,透着一股十足的潇洒劲。
    这儿就我们俩,耍什么帅?闪得人眼睛疼。
    “晚上好啊。”江波涛的一身奶牛睡衣有点萌,借着手机充做手电 ,冲他们露齿一笑,牙齿闪亮亮的比海狸先生还要美白。
    孙翔觉得眼睛更疼了。
    才站稳的轮回队长打了个充满烧烤味的嗝。
    孙翔开始数星星,周泽楷开始看鞋尖。
    “第六次了吧?”轮回副队笑容不减,一字一顿口齿清晰,“你们想成为彼此各种意义上的重量级搭档吗?”
    年后宽了一圈的孙翔和周泽楷险些把造型师吓出心肌梗塞,周泽楷觉得很委屈,孙翔也觉得很委屈——你经历过被长辈不断加菜添饭的恐惧吗?
    “天天吃烧烤容易得痔疮的。”江波涛说。
    孙翔开始忍不住抗议,“天天吃青菜我人都要吃绿了好吗!”
    “孙翔,你都快胖成个球了。”
    “瞎说!我每天都有去健身房……”
    “再吃下去我怕看到两个球在跑步机上滚动。”
    “你哪次不是在跑步机上跑几步就和被妖怪吸干了精气一样?你摸小肚腩自问一下?你更像球啊!”
    “呵,就你瘦,你三条腿都瘦。”
     “我【高雅词汇】瘦不瘦你自己清楚!”
   ……
    周泽楷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END

【翔江/江翔】冬至

ooc就ooc吧试图做小甜饼
    江波涛收了碗筷去食堂水槽,孙翔仍站食堂门口原地摆弄着手机里的跑酷游戏。似乎是通关失败了,低声骂了句脏话,抬头一见到江波涛便退了游戏揣进兜里。
    “走了走了出去吃点冬至特色,听说开封菜出了新甜筒,吃完去试试?” 江波涛笑着抬手揉了揉孙翔的脑袋——这纯粹是是夏休在亲戚家带小外甥带出来的习惯。张扬的金发出乎意料的柔软,手感极佳。
    “开封菜是什么?”孙翔有些不明所以地低头看着比自己矮了半个头的江波涛,嘴角扯了扯报复性地屈指一弹江波涛的脑门,“你别老摸我头。”
    “嘶——”孙翔那一下绝对是下的很手,江波涛觉自觉蹂躏得够本了,五指穿插进发间替人理了理,揉揉自己生疼的额头, “开封菜就是KFC啊。”
    这句话不知哪里戳了孙翔的笑点,反复念叨了两遍,这个大男孩就狂笑起来,“KFC,开封菜?哈哈哈哈哈哈……”
    江波涛不由也扬了扬嘴角,恍然想起今天貌似是冬至,捉起孙翔的手扣上他五指,“吃饺子还是汤圆?吃完我们去吃甜筒。”
    “你怎么吃的下啊我靠,胖不死你!”孙翔缓过气来,报复似的对着江波涛的发顶乱揉一通,拢了手指又扣紧几分。

【翔江/江翔】BE十题

ooc预警,认真你就输了。

1 我永远得不到的你
“这手速放在联盟都算可怕了。”江波涛松开鼠标,满眼掩饰不住的失落, “这次的特典限定又被抢完了啊……”
孙翔手一抖切到减分炸弹,颇为不解地从水果忍者的世界中抬起头,“一叶之秋的特典手办有什么好抢的,我还是现任操作者呢。”
“你给随便摸吗?”
“……你下流。”

2 反目成仇
“江波涛!我的零食你居然全没收,一口都没给我留?!”

3 终其一生的单恋 
“我很累了,我只是想……”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你这辈子都别想碰它!”孙翔气急败坏地扯着江波涛,“还有你少看那些奇奇怪怪的电视剧!”
分明对猫过敏的江波涛不信邪地抱着孙翔的宝贝主子玩了一个下午,身上毫不意外地又起了一片一片红包,痒的厉害。
孙翔正气不打一处来地拽江波涛上医院。

4 分手 
“分了吧。”江波涛正在往身上套衣服,面上掩饰不住的疲倦。
“不。”裹着棉被cos春卷的孙翔愤愤抗议。
“必须分床 !”江波涛冷漠脸抱臂,“我都给你踢下去了!”
“你这是污蔑!明明是你自己滚下去的!”

5 与爱无关
孙翔无语地看着碗里的豌豆,“江波涛,挑食会得痔疮的。”
“嗯,你看我多爱你,多关心你。”江波涛面色坦然继续将盘菜里的豌豆挑到对方碗里。
“你爱个屁!”孙翔愤怒地将整盘豌豆粒倒回去。

6 报复 
江波涛奉经理命令来扫荡孙翔和周泽楷的垃圾食品当晚,终于轮到自己做top的孙翔把ky换成了劲凉薄荷味。

7 七年之痒 
江波涛和孙翔相识相恋在一起的第七年。
“我不想当你男朋友了。”江波涛扯了扯几乎要滑倒肩头下的被子。
怀里的人动了一下,睡得迷迷糊糊的孙翔往江波涛的胸口蹭了几下,“嗯?”
“这个夏休我们去荷兰领证吧。”

8 错过一世 
“还好在错过一世*之前遇到你了。”江波涛放下手机,凑过去在孙翔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孙翔抬手摸摸被亲吻的侧颊,别扭地偏过头,“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让你摸习习的……”
* 《论衡·宣汉》:“且孔子所谓一世,三十年也。”

9 杀了你 
无法避开的最后一记波动剑,屏幕上的战斗法师终于倒下。
“老规矩,晚上躺好哦。”江波涛对着同样已经摘下耳机的孙翔扬了扬嘴角,摆个持枪的手型,眯起左眼对着人心口手腕一沉一抬,还自带上配音,“biu~”

10 一直都是骗局 
来自江波涛的短信:翔翔你看看窗外呀
独异地拍代言广告的孙翔握着手机惊喜交加地冲到窗前,在寒冷的十一月北方宾馆拉开了窗门——
又是个短信提示
江波涛:那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啊!
“江波涛你又套路我!”冻成哈士奇的孙翔怒摔手机。